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大学生活就是肉爱
大学生活就是肉爱

大学生活就是肉爱



高中以前,一直是单纯小孩,没谈过恋爱,当然,更没有其他的,所以,上大学的第一个目标,是恋爱;
新生报到的第一天,看见了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儿,怎么看,怎么像小时候看的青青河边草里的那个小草,可爱的不想伤害,我想,我恋爱了;
几万人的学校,花了很久的时间,才打听到这个女孩儿的名字和班级,第一时间,表白了,然后被拒绝。我并不死心,打算认真的追她,完全不顾这个时候,别人在苦苦的追我……
后来的一天,无意中,听到几个人谈起她,说睡过她,说她不是处女,骚,浪,贱……我心里,她那完美形象,无情的嘲笑起了我。那一晚,迎着楼顶的大雨,我喊上了一个喜欢我的新闻系女孩,我们一起淋着雨站在楼顶,看着远处车水马龙在黑夜里划过,渐渐的,雨水淋湿了我们。忽明忽暗的灯光下,她的衣服渐渐变得透明,露出了黑色内衣的轮廓,我看得热血上涌,完全忽略了这是楼顶天台,这时候下着雨。我猛的抱住她,狂热的吻着,疯狂的摸着她的胸。她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呆了一呆,我以为她会给我一巴掌,让我冷静。但她只是呆了一呆,就热烈的回应我的拥抱和抚摸。因为夹着难过的情绪,我变得像野兽,在雨中扒开了她的衬衫,露出了黑色的文胸,和那仅仅够一手掌握的乳房,不成熟的技术,肆意的揉搓着她的两个乳房,她开始呻吟,声音听得我很醉,又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。摸着她的乳房,我稍稍恢复了一点儿冷静,变得温柔起来,也许,是觉得她的呻吟中有些痛苦。那时的我,不会解她的文胸,只能把黑色文胸往上推,情不自禁的用嘴咬住她的乳房,一个一个的来回的舔着像吃奶的小孩儿,完全没有章法。
空出来的手,摸摸索索的找到了她的裤子,学生的运动裤,很普通的那种,没有腰带,我手基本没有阻力的伸到了她的内裤边缘,这时候,她的手搭在了我的手上,但没有用力阻止我。感觉像是奖励,我迅速的伸手进去,摸到了神秘的东西,像女人头上绑头发的那种纱巾,软软的,很舒服,后来才算明白,那叫阴毛。我激动的用手抚摸着她的神秘花园,抚摸着那条奇怪的缝隙,像伸手指进去抠,却被她阻止了。她在我耳边喃喃的说:我们去楼下教室吧
这算是允许了我的为所欲为,我高兴的点头了。我们往楼下走去,她要穿上文胸,被我阻止了,我扶着她,慢慢下楼,手不时的揉搓着她的乳房。没有挑选,就捡了靠楼梯的一间教室,夜深的教室,空荡荡的,刚一进去,我就迫不及待的脱着她的裤子,将她的内裤退到了膝盖。把她按在靠门的课桌上,拉开自己的拉链,就要往上插。可是,由于第一次的关系,插了半天,不得其门。而且,小弟弟也显得有些丧气,有些软了。一双温柔的手,从她的腿间穿过来,捉住了我的鸡吧,慢慢的往她的肉缝靠去。软软的湿湿的肉第一次清楚的贴在了我的龟头上,一股电流袭来,鸡吧变得不那么萎靡,迅速的硬了起来。我顺着她的手,冲动的顶着,因为用力过猛,她疼得叫了起来:慢点儿。屁股也挪开了,这下我知道怎么找她的肉缝了,我点点头,说:我轻点儿。然后,扶着她的屁股,试探着用我的龟头探寻那片湿湿的缝隙。慢慢的往缝里挤着,一股阻力传来,再挤不进去了。我以为这就是做爱,就这样轻轻的进出了几下。明显感觉她的肉缝里的温度越来越高,像火山岩浆要喷发的样子。
哼哼的温柔的声音停了。她突然说:插吧,小勇哥哥。
那一声小勇哥哥,像春药,我明显感觉鸡吧又膨大了一圈,一挺腰,她轻轻的啊了一声,我也感觉有些疼,然后,我停止了,我怕她哭。摸着她的脸蛋说:宝贝,对不起,弄疼你了。她没有说话,只轻轻的啜泣着。我不知所措,只能从背后紧紧抱着她,鸡吧不由得更深的插了进去。像安慰,但实际上这样我特别舒服。她还在啜泣,而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,感受着鸡吧插在她肉缝深处,一跳一跳的。
过了好一会儿,她不再哭泣了,转过头,说:小勇哥哥,你会不会对我负责?
这种时候,我想傻子都会回答会负责。得到我肯定的回答,她破涕为笑,靠近我的耳朵,轻轻说:傻瓜,搞我。
这一声我一直提枪等着,最温柔的冲锋号。初尝性福的我,用力顶进她的阴道深处,在拔出来插进去,如此反复。也不是什么技巧,只是觉得这样进进出出特别舒服。被我按在课桌上的她,默默的承受着我的抽查,终于发出了舒服的呻吟。像是奖励,我插得更深了,只又抽查了十来次,我感觉一股尿尿的感觉越来越强,一会儿就完全不受控制的全部射在她的阴道里了。
射完之后,我并没有拔出来,继续趴在她身上,揉搓着她的一对挺立的乳房,说着永远会疼她的话。好一会儿,我们才起来,借着外面传来的昏暗的光线,我们看着课桌上那一滩白色深色的液体。我用手擦了擦,给她看,一股子腥味儿混合着血腥味儿,她害羞的底下了头;小勇哥哥,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,你一定要对我好一辈子。
我紧紧的抱着她,说:嗯,一辈子。

.........